與老闆眼神交會的三秒瞬間,就決定了你這輩子在他眼中的樣子。


今天,我與鮮少露面的新老闆在廁所不期而遇。


第一秒:兩人意外相遇、遙望
第二秒:相互凝視、聚焦
第三秒:最後一秒才認清楚來者是誰,不過已經來不及,老闆已經下巴抬高高走人了
(以上就是三秒瞬間的心路歷程,這應該足以構成另一種層次的『秒殺』了。)

我沒有面帶微笑、也沒有用假音打招呼、更沒有附上謙卑及服臣式的90度鞠躬…
I did nothing!
在那緊要關頭我甚至被自己的不為所動給嚇到,但或許應說遲鈍的成分當中或許有夾帶著老新人的不服。


所以在今天,我就死了一遍。


這次的親身經歷,讓我想起花光光學妹,她在很久以前也有過相同經驗。


某天一早,坐在我左手邊的花光光學妹跨過半個人高的Partition驚恐萬分的抓住我的手說:『怎麼辦?我剛剛跟老闆(註:這個老闆是舊的)對看了很久。』


『對看?!怎樣對看?』


『就她從我旁邊咖拉咖拉走過去…』(花光光學妹的位子左邊就是走道、右邊坐我,咖拉咖拉是老闆香奈兒式高貴的腳步聲)『但是…我就這樣看著她緩步輕移走過去...居然沒有任何反應…!!!』


『妳沒有馬上問候老闆好?!』


『沒有。』


『連皮笑肉不笑都沒有?!』


『沒有。』


『唉…』那真是小事不妙。或許有人會認為這並沒有什麼,但偏偏這是我家老闆最注重的居然落掉,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重點是啊..老闆最後浮起一抹詭異的微笑默默飄過去…』這不是現實版的驚悚片是什麼!


『我想,可能晚點要去跪或者送什麼香奈兒小禮賠不是了…』真的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花光光學妹,只能冀望事後技巧性地補救看能不能扳回一城。


在不久之後,老闆用很漂亮的方式,將無辜的學妹轉調其他部門。不能鐵口直斷說是這樣的因造就後來的果,但不能得罪老闆是事實,誰知到哪天無意扎下的一針會變成摔死自己的大洞。
最後頂替學妹位子的是我,不得已練就了從遠端就能聽聲辨識咖拉咖拉腳步聲來者何人以及香水分析法(香奈人的專有氣息)。


我絕對相信,有不少老闆是開明懷柔型的,不過遇到一次一眼瞬間型的老闆就死定

全站熱搜

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