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倆沒有明天》以三十年代經濟大蕭條下的美國為背景。
描述一個在鄉下當女服務生,生活一成不變的邦妮 (Bonnie),遇上剛出獄的銀行劫匪克萊 (Clyde),二人相愛並展開了一連串無止境的搶劫銀行的故事。邦妮與克萊帶領同夥搶劫美國西南部的銀行,警方多次想逮獲他們但都失敗。
但最後,他們被出賣而捲入了被誘殺的圈套。片中,他們的搶劫行為都充滿幽默與諷刺,諷刺政府的無能,諷刺和顛覆欺壓個人力量的各種壓迫力,整部電影充滿叛逆色彩,與當時六十年代反主流風氣相當符合,也因此獲得年輕族群極大的迴響。




嘿,我是搶銀行的!

這是的克萊坦率又直接的開場白。
電影一開始,赤裸的邦妮悶悶不樂地在房間裡踱步,她看看鏡子,煩躁地想事情。赤裸的身體意味著她的自戀,不甘平凡當一個女服務生而已,她想成為一個與眾不同的人,於是在與克萊的第一次邂逅後便義無反顧地追隨克萊,放棄平凡無奇的生活、展開亡命之旅。

於是,他們開始一邊逃亡一邊享樂的生活。兩人甚至躲過警察多次的追捕,在草地上天真的夢想著將來。才華洋溢的邦妮還寫了一首詩,記下他們傳奇式的故事。



終於,他們倒下了。
劇情流動著。到底逃亡了多久?我們也不是很清楚,卻也感同身受地過著慌張逃亡的生活。導演亞瑟潘(Arthur Penn)運用他獨特的手法將畫面切割,死亡前三幕順序是,邦妮的眼睛,克萊的眼睛,然後鳥群飛翔,兩人凝視,在不間斷的掃射中他們倒下了。儘管兩位傳奇大盜的行為和死都備受爭議。兩人的行為無非是想脫離大蕭條的壓迫,追尋自我、快樂的生活,他們的無政府主義表現出年輕的一代渴望以個人的力量尋求想要的生活。


如果還有明天。
《我倆沒有明天》整部片充滿了符號對立。克萊握有生殺大權的槍枝卻是個性無能;不甘平凡、勇於追求的邦妮卻願意接受克萊的生理障礙;克萊的大嫂、邦妮的妯娌是牧師的女兒,雖不參與搶劫過程卻希望分贓。
結構是屬於延展型的動作片,以浪漫手法呈現生硬題材,有別於傳統黑幫電影風格。兩人不向命運屈服、反骨性格,引起觀眾心理極大的認同,雖然早已預知結果終究是會回歸法律正義的一方,但多少還是懷抱一絲期待,多希望不甘平凡的兩人可以逃脫世俗箝制,永遠地亡命天涯。

揉合愛情的副作用就是觀眾的眼過度美化事實,容易產生價值混淆的疑慮。同樣是雌雄大盜題材類型的電影,2006《我愛上流》(Fun with Dick and Jane)的結局似乎單純而且人性化許多。最重要的是,在這對亡命鴛鴦的故事裡沒有現實的恐懼,也省去柴米油鹽的麻煩,在壯烈的愛情結局裡、在沒有明天的旅程中、彈痕累累的座車裡,在我們心裡劃下了美麗的嘆息。


片名:我倆沒有明天 Bonnie and Clyde /雌雄大盜(1967)
導演:亞瑟潘 Arthur Penn
主演:費唐娜薇 Faye Dunawa、華倫比提 Warren Beatty

全站熱搜

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