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一次發文,間隔半個月,並不是我存心偷懶,而是生了場大病。
為何會生重病呢?這要從清明節掃墓說起。

事情是這樣的,畢竟我是已婚人妻,凡事須以夫家為主,不過今年老媽特地與婆婆大人協商,一天掃我家、一天掃他們家。

第一天, 很久沒碰面的親戚們都出席了,大伯、大姑、大姑丈、小姑、堂哥、
堂弟、表弟…

在抵達安放爺爺奶奶的祠堂後,表弟突然把我拉到一旁說小話。

表弟:等一下進去看到供奉其他人的骨灰罈,千萬別唸對方的名字。
我    :為什麼?
表弟:我媽(我大姑)之前去掃朋友的墓,結果就是唸了人家的名字,後來回家就
            開始不舒服了,躺了三天,後來我爸帶她去作法,就說是被對方跟了!
我    :有這種事喔?!可是為什麼要什麼沒事唸對方名字?
表弟:因為祂(敬語)叫陳菊,我媽就跟我爸說,你看陳菊耶!就中了…
我    :(倒抽一口氣)
堂弟:(一直在旁邊聽但沒說話)你看這個人叫X寶珠耶!
我    :不要唸。人妻敏感的警鈴馬上大作。
堂弟:但這是活著的人啊!
喔。原來是芳名錄呀~
謹慎的人妻所以草木皆兵,一時忘了寫在柱子上的名字畢竟還是活人。

隔天,掃夫家的墓。總共有三個。
有了昨天的教訓,我都盡量避免往墓碑看,就算有,看到『考』、『顯』等字眼的時候就趕緊別過頭去,免得一不小心就….唸出完整的句子。

最後到了老公已經過世爺爺的祠堂(跟我爺奶安置在同一個地方,沒錯是上下不同樓層的鄰居),經過早上的訓練對於不要唸出名字這件事我已經很有把握,訣竅就是趕快別開眼就好勒!

驕傲的我就在走到爺爺的家門口前,乖巧的放下手中的祭品,順便看了一眼爺爺的門牌住址。
張…X…X。我‧唸‧了。我唸了我唸了我唸了….
於是我在毫不設防的狀態下,完整地唸了爺爺的名字。
整個前功盡棄,只好不斷安慰自己說是爺爺是爺爺!就算跟應該不會對我怎麼樣吧!我在心裡不斷暗自祈禱著。

                                                                                                          
(分隔線之前都是前因,這個開場大概有五公里長遠。)

暗自祈禱沒用。掃完墓之後,我就開始呈現不舒服的狀態。
(雖然明知是感冒的症狀,但多少還是有心理作用,隱約會覺得是唸了名字的關係!)
先是喉嚨痛馬上接著高燒到38度半(在神智不清的情況下拿洗髮精當沐浴乳、還做了亂寄妹兒的蠢事,以下略~)

於是我立刻以科學為主,拜拜為輔的策略雙管齊下來醫治。
在第一時間馬上衝去看醫生拿藥吃,另外到處拜拜企圖洗刷不祥之氣。
不過這次的病最賤的地方就是在於,所有不適全部一次到位:發燒、喉嚨發炎、咳嗽、鼻塞、外加半夜不受控制的打嗝。

因為喉嚨極度不舒服的關係(已經到了連吞口水都會痛的地步),甚至半夜還會不自覺發出怪聲,頻率高到像是演唱一首完整的Rap一樣,自己都會被自己嚇醒。

罹患重症的老婆唱到一半驚醒(幾乎就是演唱帶動作的Rap了),已經熟睡的張董立刻起身親手送上一杯特調(其實就是鹽巴加水),讓重病的老婆服下,半夢半醒間還會輕拍背部舒緩她的不適,不過為了避免我這個全身是菌的帶原者傳染給他,會故意躲得遠遠的。他拍打的手落空後會在睡夢中自動呈現美人托腮的姿勢,帥氣又安祥。

這就是已婚男人的浪漫,照顧生病的老婆毫無怨尤。
承受她與平常判若兩人的各種行為。

全站熱搜

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