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喬依施)


女人一漂亮就跩就難約,餐廳也是。

我誠惶誠恐的赴約,深怕遲到了一分鐘好不容易要到的位子就飛了。所幸還有客人在用餐,所以必須稍等一下。也好!反正我們人也還沒到齊,不然有了位子沒還沒到齊整個就像是我錯了一樣。

我像個賣火柴的老女孩,看著窗內的人愉快用餐。從玻璃窗違法地望進去,改裝後的貓下去,竟然加上了俏皮的閃燈,原本前段的沙發區現在已經換成了座位,勉強再塞三組人馬來應付不耐久候的饕客們。但也少掉了一些原有的氣味,就像女明星一樣,紅了就會再度發育,心知肚明的美(儘管老闆以文字強調造價另人咋舌)。

我很餓,可能是等出來的。
約莫等了10分鐘左右終於有了座位,一坐下來喬依施竟然先問:『瓶裝的酒是怎樣?』
是想用酒精來果腹就對了!於是我們率性地點了炸薯條、蒜味香腸義大利麵、香菇奶油燉飯(我只記得這幾個關鍵字)以及一瓶所費不貲的紅酒。

炸薯條率先上桌,只是搭配普通的蕃茄醬(不是不斷路過的用鐵盤裝的搭配黑胡椒醬),倒是瀰漫著低調的蒜香,大蒜低溫油封是吧!我回去練練。蒜味香腸義大利麵色香味一應俱全三人一起搶食才轉眼功夫即掃光;香菇奶油燉飯有濃郁的奶香,粒粒入味米心又帶點硬度的口感、然後不斷用紅酒解渴。

搭配著瑣事一碟一起下嚥。
個人的結論還是,電台終究是要不是存心想要賺錢的人經營才會好聽。

全站熱搜

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