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了又來了…,又要拿我寶貴的身體去試驗謠言
這是繼無執照中醫(害我吃了子宮超痛)、自以為是臭屁中藥批發商、擲出聖杯就幫妳的民間神壇之後,第四次。婆婆大人一週前就預定了這個行程,害我整周心情都很不好。就在將要被抓去問診的前一刻,憤怒中又不免悲從衷來,於是上演老少女翹家的戲碼,我打算從婆家走回娘家。


這時候下著雨,我的臉也開始下雨…
為什麼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為什麼只檢查我?為什麼生不出小孩好像是我一個人的事情…為什麼?


我一個人在雨中大概走了500公尺左右,帥帥就來電了(發現的還真早,真機伶)

『妳在哪?』

『我在走路…』

『妳要去哪?我到處找妳…』口氣有點急迫,會緊張了很好。

『我要回家。』

『不過就是看個醫生而已,很難嗎?』

『為什麼要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而且,我覺得應該先從西醫開始看吧!用科學儀器確定器官沒問題比較重要不是嗎?你怎麼跟著無知起來?』一次打兩個。

『我上班壓力已經很大了,不要再讓我假日比上班壓力還大。』

『這是兩件事、不要混為一談。』我說的沒錯,所以只好牽扯別的事繼續掃射。但不要以為我沒發現,畢竟吵架訓練都那麼多年了,我早就有所成長了。
帥帥知道我站的住腳(另一任務還是先把人綁回來再說),最後兩人以配合演出作為此次結論。

『好。我會去看但藥我不會吃。』這是我最後底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還是乖乖坐上囚車,去拜見傳聞中很厲害的中醫。所幸這次的中醫看起來較不恐怖,不意外的還是把脈先。

『你的心跳很弱、肝脾腎脈也很弱,只有腸胃比較強。』那…我還活著嗎?不禁讓我想起電影【靈異第六感】布魯斯威利演的麥爾康醫生。

『妳是不是常氣虛眼酸頭痛腰痠…』除了腰痠之外其它都還好耶!老實說,我不能讓自己處於劣勢。
接著,醫生不相信我只有腰痠而以,用一雙電眼看著我,突然起身問我肚臍的正確位置,然後突然朝我發動攻擊,以肚臍為中心點,朝四周四個點用力按壓。

『這樣會痛嗎?』廢話這麼用力按當然會痛啊!

還好~』(抖)我不能輸。

『排便正常嗎?』醫生不死心繼續問症把脈。
  (點頭)

『一天一次五分鐘以內?』
好嚴格喔還規定人家時間,大庭廣眾的(現場有醫生、帥帥、婆婆、婆婆的朋友*4、等著要看的其它病人*2),再問下去我要哭了。

五分零一秒可以嗎?這攸關面子問題,這時候已經不太管事實的真相是什麼,用力把頭點下去就對了~

最後的診斷結果是,聽說我胃有點發炎、子宮也是。
(真的是好厲害壓兩下就可以知道,但問題是如果我胃有發炎為什麼還一直變胖?)

『這次先治療妳胃發炎的問題,其它的下週再來…』什麼?!下週還要再來?!


這齣戲並沒有說還有下半場。

全站熱搜

an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